打网球也能打出内幕交易。

今年8月初,汇洁股份董事长因涉嫌泄露内幕消息被证监会调查。时隔近5个月,这宗内幕交易案终于有了定论。

日前,重庆证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汇洁股份董事长吕兴平原来是将公司高转送消息泄密给了与自己频繁接触的网球球友张鑫及另一人蒋涛,二人听到消息后在未公开时买入获利。最终,张鑫和张涛内幕交易分别被“没一罚一”,吕兴平则因泄露内幕消息被罚10万元,三人合计被罚没128万余元。

巧合的是,就在今日晚间,另一宗此前广受关注的“球友”内幕交易案当事方之一——界龙实业(维权)遭到上交所通报批评。

董事长泄密高送转信息

被罚10万元

昨天,重庆证监局在官网公布了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三人因汇洁股份的内幕交易案件被罚。

此案当中,内幕信息为公司2017年半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事项,先来看看内幕信息是如何形成的。

2017年5月22日,汇洁股份董事长吕兴平安排董秘陈某着手准备公司2017年半年度资本公积转增股本计划。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时间里,公司紧锣密鼓地筹备2017年半年度资本公积转增预案的公告、报备材料以及后续实施所需要的相关资料等。

2017年8月28日,汇洁股份董事会会议、监事会会议通过通讯方式进行,公司2017年半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预案等议题在董事会和监事会全票表决通过。2017年8月29日,汇洁股份发布2017年半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预案公告,拟每10股转增8股。

其中,吕兴平自2017年5月22日起知晓内幕信息。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吕兴平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其网球球友张某等人存在联络接触,2人知悉公司高转送信息后各自因内幕消息异常买入并获利。吕兴平作为深圳汇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没有利益分成情况,但因泄露被罚10万元罚款。

“球友”等2人内幕交易合计获利59万元

遭没一罚一

除针对吕兴平的处罚决定书外,其余两张处罚书则涉及两位得知内幕消息后大量异常买入并获利的当事人。

其中,张鑫是吕兴平的网球球友,内幕交易获利40万元,被没一罚一合计罚没80万元。

2017年7月份,网球球友张鑫与吕兴平打球、通话,甚至到其家中聚餐。2017年8月左右的一个下午,吕兴平到张某办公室拜访时,向张某明确泄露了汇洁股份拟进行每10股以资本公积转增8股的内幕信息。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张鑫大量交易“汇洁股份”股票,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具体来看,2017年7月5日至8月28日期间,张鑫合计买入“汇洁股份”股票18.91万股,合计买入金额569.15万元。后全部卖出,对应卖出金额610.19万元,实际盈利40.0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经查未发现吕兴平与张鑫有利益分成情况。

蒋涛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同样与吕兴平频繁联系,获知内幕交易后大量异常买入获利19.31万元。

2017年7月至8月间,蒋涛与吕兴平存在频繁联络接触。在此期间,蒋涛控制2个账户内幕交易“汇洁股份”股票。重庆市证监局认定其存在突击转入大额资金集中买入“汇洁股份”股票的特征,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

蒋涛控制的2个账户,通过卖出其他股票、突击转入资金后被用于内幕交易。2017年7月12日至2017年11月14日期间,其中一个账户累计成交额595.8万元,另有余股440股,共获利19.16万元。另一个累计成交68.4万元,另有余股2960股,共获利1500.24元。

重庆市证监局责令蒋涛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汇洁股份”股票,没收蒋涛违法所得19.31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合计罚没38.6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蒋涛曾在陈述申辩及听证中提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其不存在从吕某平处取得内幕信息的情形,购买“汇洁股份”股票的行为是其本人独立决策的结果;其购入“汇洁股份”股票的资金是其本人正常收入积累,资金来源合法合规,交易“汇洁股份”股票属于正常投资行为。

重庆证监局蒋涛的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证监局认为:

第一, 听证会经质证,蒋涛对我局就其违法行为所调取的相关证据予以认可,且其未进一步提交新的证据;

第二, 蒋涛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汇洁股份”股票的时点与蒋涛和吕某平联络接触的时点高度吻合,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合理解释;

第三, 蒋涛购入“汇洁股份”股票的资金来源合法合规和交易行为是否构成内幕交易无必然联系。综上,对蒋涛的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上市公司高管球友“精准获利”已有前例

早在8月1日晚,汇洁股份就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吕兴平当日收到证监会下达的《调查通知书》,吕兴平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8月2日,汇洁股份股价跌停。

事实上,此前就有A股市场上市公司高管在打球时泄露内幕消息,界龙实业内幕交易案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界龙实业董事长费钧立的高尔夫球友,吴永根在界龙实业停牌前一个交易日赎回货币基金火速精准买入,在界龙实业发布收购预案和高送转方案后涨停板卖出,获利247万元。而在交易之前,吴永根曾和界龙实业董事长频繁进行通讯联系,并辩称是“相约打球”。

就在今日晚间,因控股股东隐瞒实际持股致公司定期报告信批失真等问题,上交所公布了对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上海界龙集团的纪律处分决定书

上交所指出,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界龙集团本应履行忠实勤勉、诚实守信义务,维护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但为谋取私利,其向公司隐瞒通过他人账户持有界龙实业股份、非法利用他人账户交易公司股票并实施内幕交易等行为,导致公司相关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情节恶劣。

此外,费钧德作为时任界龙集团董事长暨公司实际控制人,费屹立作为时任公司董事长兼任界龙集团副董事长,两人系父子关系,也是对界龙集团和公司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控股股东和公司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根据相关规定,上交所决定对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时任董事长费钧德、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费屹立予以公开谴责,对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予以通报批评。

本文源自中国基金报

首页体育